把尿犯法?!小孩子的“方便”问题在加拿大也是从小就开始的“修行” – 洛阳百姓网
洛阳百姓网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  • 当前位置:洛阳百姓网 > 便民信息 > 把尿犯法?!小孩子的“方便”问题在加拿大也是从小就开始的“修行”
  • 把尿犯法?!小孩子的“方便”问题在加拿大也是从小就开始的“修行”

    时间:2017-09-09 09:40:18文章来源:洛阳百姓网点击量:154

     大树根下、马路旁边、公共设施内吹起口哨、给孩子把个尿,曾是记忆中熟悉的“风景”,咱绝对不会拿它说事。但是若有人漂洋过海把它搬到加拿大“发扬光大”,那就不单单是传统陋习了,而是会在当地引发“不同凡响”。

    前阵子,温哥华一中文网站报道,一位华裔妈妈居然在公厕洗手池里坦然给一岁多的女儿把尿,或许家长一方面知道此举不合适,于是一边把尿一边催促孩子,“你快尿啦,这么多人看着”;而另一方面又觉得理所当然,若无其事地对旁人说:“看什么看,有什么好看的”,令过客惊讶和不解的眼神里又增添了一抹悲哀和无奈。

    我说这位女士,您知道吗?放着旁边保护隐私的抽水马桶不用,让不谙世事的女孩私密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,伤害的不仅是您的孩子,还有别人家的女儿呀!

    孩子的生殖器是能随随便便暴露在别人眼前的吗?在加拿大,别说女孩,男孩也“自重”得紧呐。

    当众把尿?判刑

    有人说,小孩子家怕啥?老祖宗不都是用开裆裤把咱一代代人拉扯大的吗?把个尿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?

    但在加拿大,公开把尿不是伤不伤“大雅”的问题,很多家长担心:自己的孩子看见这一幕会受到什么影响?从这种轻率的举动中,对于孩子们保护身体隐私有何影响?将来面对他人提出触摸自己私处的要求,他们懂不懂得拒绝?

    而且给自己孩子把尿还只是道德范畴内个人习惯的事,可是如果您把的是别人家孩子,法律可能就要找上门来。

    在加拿大,孩子的生殖器是禁地,绝对触摸不得。像中国人喜欢以触摸男娃娃小鸡鸡来“逗他们玩”的方式,一定会吓到加拿大人的。

    那么,如果有人犯忌,结果将会如何呢?

    有这样一个故事,发生在今年滑雪季。加拿大的滑雪场一般都建在海拔较高的大山上,气温比平地低好几度。滑雪时保暖工作一定要做好,否则定会被冻伤。

    主人公是温哥华一位55岁的滑雪教练Jeffrey Green,当时他正在给一位四岁小男孩上一对一的私人课程,中途他把孩子带去厕所把尿,恰巧被路人甲、乙撞见他正在给孩子糖果一幕,二位顿感蹊跷,同时下意识地警觉起来,向男童家长报告了厕所见闻。妈妈后来从孩子处得知,Green先生共给孩子把了三回尿,两回在大树边,一回在厕所。

    尽管教练始终坚持“帮孩子把尿,是怕孩子尿到笨重的滑雪服上”,并声称这是他所犯“一个愚蠢的错误”,可孩子妈妈一口咬定糖果是用来诱骗孩子的,坚决不能接受他为孩子把尿的行为,她公开表示Green的行为几乎毁了他们一家的幸福生活,完全不可能得到原谅。

    最后Green迎来的是30个月的刑期。

    在我看,Green被判刑也不冤枉。这种课程一般只有半小时,孩子至于内急到如此地步吗?再说,孩子都四岁了,还不会自己上厕所吗?

    要知道,在加拿大,孩子一脱下尿不湿就学会自己上厕所了,他们可是从小就经过训练的,多厚的冬衣也难不倒人家呀。

    而且,孩子们从小就已培养起只能自己一人在厕所隔间里的意识。如厕是绝对的“私事”,对不起,Green 先生,您不方便掺合进来。我估计,要不是孩子吃人家的嘴软,早就会警告他“您要是再跟我后面,我就大声喊叫了。”

    No!别进来

    别以为孩子拉拉撒撒是每日必做的小事,弄不好也会给犯罪分子提供契机。道理很简单:厕所门一关,谁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呢。所以,为避免孩子被触摸生殖器,加拿大人是小心谨慎严格把好孩子“如厕关”。

    在加拿大,不管小学还是中学,对厕所的安放和使用都有讲究。

    譬如,小学低年级教室里是配备了厕所的,主要考虑到该时期的孩子对尿意和如厕时间尚不能控制好,为避免他们尿在身上,为他们提供方便。但老师和其他孩子不能跟随其进入厕所。如果有孩子去看别人尿尿,是要被请去校长室谈话的。

    我曾听孩子说过一则班级“厕所风波”,起因是几个男孩子去上厕所,其中有一个同学回来后传播另一个同学小便时用手抖动生殖器的事,老师立马展开调查,结果一行人都被喊到校长室里,查了两天,最后证明孩子行为清白,风波才过去。

    到今日,我也对自己曾闹过的一个笑话记忆犹新。那时,我孩子刚进小学上学前班,我常去他学校做义工。

    有次,班上一男生举手表示要尿尿,老师许可后,他起身就冲向教室内的卫生间。我看他很急的样子,就想跟去帮忙,老师立刻婉言阻止了我:“他可以自己弄好的。”

    所以,如果在加拿大,看见孩子内急,千万别像我当初那样不假思索就动手帮忙,这不仅不算助人为乐,反倒要被怀疑动机不纯,惹上官司也说不准。

    另外,加拿大对教育工作者和儿童看护者都由条文规定,不允许他们跟随孩子上厕所。所以,对于班级里不配备厕所的高年级的孩子来说,就要自己到校公共厕所如厕。孩子通常两个人前往,做伴陪同的孩子主要充当保护人,但也不能跟进厕所,而要在外面等待。万一路上遇到意外,他/她可以发出救援通知并为事后作证。

    中学生也是受保护人群。中学的厕所都分为教职员工用和学生用两种,除了卫生方面的原因外,恐怕也是为避老师侵犯学生之嫌。此外,我们学校还为残疾学生提供他们单独使用的特殊单间,不分男女,平时上锁,只有老师持有钥匙,因为残疾学生一般都有特种老师陪同,老师会把他们送进厕所,等他们如厕时就出来回避。

    而且如今,幼儿园老师也不怎么抱低龄学童了。十几年前,我上幼儿园接孩子,常看见老师让一两个孩子坐在自己腿上给他们讲故事,现在这一场面也早已不见。

    更需要注意的是,别把孩子带错厕所。

    有一次,我去超市,在女厕所看见一位华人妈妈带着个五六岁的男孩进来,顿时,一位白人妇女制止她道:“您的孩子应该去男厕所。”那位妈妈解释道,是要帮孩子上厕所,那名妇女更以怪异的眼神看着她:“对不起!我是女士,我不想在女厕所里看见男孩子。”言下之意:尽管他是个孩子,我也不想被异性看见我如厕。

    那位妈妈向我做个鬼脸,表示“这老外真夹生”,悻悻领儿子出去。

    其实,人家是从小养成的习惯,我们也可以理解。而且,他们从小就被建立了正确的性别观念——上厕所一定是男女分明的。

    如果您是洛阳人,或身在洛阳,那就快来关注洛阳百姓网官方微信吧:

    每天为您推送洛阳热点新闻、民生百态,让您第一时间了解洛阳!